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道歉微h





  他们无声地相拥着,身上的汗液混着一起,交合处的体液也混在一起,纠缠不清。

  沉含之没有将阴茎拔出来,他有些贪恋妻子温暖的穴肉,那里比上面那张小嘴更诚实。

  但乔弦累极了,他们已经做了许多次,小穴不知道吃了多少精,只觉得股股涨涨,动一下就要全部流出来。

  “放我下来……”她推了推男人的手臂。

  沉含之抱着她走向沙发,弯着腰将她放在上面,随后抽出自己的东西。堵住穴口的性器一离开,白浊的液体就从艳红的软肉里流出来。

  沉含之着迷地盯着那儿,两片阴唇因为他的肏干变成湿哒哒、软趴趴的玫瑰花瓣,泛着瑰丽的红。翕张的小口推挤着自己射进去的东西,很快妻子身下的布料就洇出一块深色的痕迹。

  他感觉喉间干涩,喉结上下滑动了下,难耐的伸出一根手指将流出的白精推了回去。

  乔弦皱着眉喘了一声。

  他着魔了,突然出声:“老婆,我们要个孩子吧。”

  在他决定不戴套的时候大概就想说这句话了。

  曾经他觉得孩子是无用的,他们的感情不会因这而改变多少。但现在突然觉得生个孩子或许能让妻子不再说离婚的事,让她更有母性的温柔,更成熟漂亮,也更离不开他。

  想要更多她无法逃开的理由。

  乔弦双眼逐渐清明,低头看他。不知是他卸下了伪装还是故意展现出来,她头一次发现沉含之的想法也是那么好读懂。

  但她不会再满足他。

  她抽了张纸巾擦拭腿间,声线里还有些细细的颤抖:“我包里有避孕药,麻烦帮我拿过来。”

  沉含之的身子僵住了,慢慢抬起头看她,表情有些懵懂。妻子冷淡的反应完全不在他意料之中。

  乔弦知道他要问什么,耐心解答。

  “你知道的,我害怕你做出格的事才会在包里放避孕药。”她擦干净腿间的液体,轻轻合起腿,“但我上一次没有吃。”

  沉含之迟钝地回忆起她说的上一次,想到是时流射进了她身体里,理智像是被铺天盖地的浪卷了过去,眼中猛地出现沉浮的狠戾。

  乔弦平静道:“你大概不知道时流做过节育手术,所以我才会让他那样做。”

  “他说怀孕对我身体不好。”

  这一句话狠狠砸在沉含之心上,他瞳孔皱缩了下,意识到妻子好像在坐实那句话,强调着别人比他更温柔,面上全是眷恋的笑意。

  他强撑着控制住自己的表情,使他显得不那么狰狞,说了句“是吗”就转身去拿避孕药。

  他有很多话想说,还想迫乔弦听他的话,但不知道为什么,只要一想到她会将自己和其他人事事做比较,就会有一种说不清的惶恐。

  他从来不知道,人会拿自己的爱人和无关紧要的人做比较。

  沉含之回来的时候已经套上了睡袍,手臂间挂着妻子的衣服,手上握着透明水杯和药片。他将头发揉散了,额前细碎的头发遮住一些视线,看起来居家又温柔。

  乔弦的目光从他脸上掠过,他也正看着她,眉眼微弯,先前还阴郁的面庞现在和煦得很。她忍不住心里发笑,觉得这样的表演很是拙劣,脸上却没有显露半分。

  透明玻璃杯上还蒸着丝丝雾气,混着药片下去也没什么苦味,反而觉得胃里暖了些。沉含之盯着她的动作,适时地接过东西。

  两人的手碰在一起,乔弦才发觉他的手指尖凉得吓人,就算刚才握着杯热水走过来也没能在他身上留下暖意。

  “对不起。”他触碰着妻子的手指,“是我没考虑到位。”

  一向冷淡的声线此刻异常真挚,每一个字都是含着温情的。

  这还是乔弦第一次听到他道歉,以至于失神,整个人仿若慢镜头一样卡了一下动作。

  从前不管对她做什么、让她哭得多厉害都不会软下身子说这种话,就算自己要从天台跳下去也只是冷静地叫她不要冲动,现在却能听到这样的道歉。

  心脏处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酸胀和满足,就算道歉来得很迟,也比没有好。而且她突然明白神沉含之为什么一直要那么对她了,看见爱人伏低做小的模样,确实最能生出扭曲的快意。

  她想看丈夫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,而自己做的这些远远还不够。

  她若无其事地将自己的手撤出来,整理着刚被沉含之披上的衣服,想了几秒终于还是问出口:“我能去见见时流吗?我很担心他。”

  沉含之愣了一下,墨黑的眸子反应不过来似地盯着她,半晌才机械地对她笑道:“当然。”

  “你是自由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