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心跳(1 / 2)





  乔弦整个人被放置在大理石台面上,双手牢牢抓住边缘,长腿被迫打开,露出已经被肏干到艳红的小穴。

  沉含之木着脸,冰凉的手指拨开两片微肿的阴唇,插入还缩瑟着的甬道。

  小穴被肏出了形状,一时半会儿合不拢,留下一张轻轻呼吸的小孔。

  穴口全是湿哒哒的黏液,女人的淫液和男人的精液混在一起,不知道到底有多少,竟然一下子不能全抠出来。

  沉含之皱了皱眉,心里说不上的烦躁,他一手压住乔弦的腿根,把她整个推倒在洗手台上,随后欺身而上,两根有力的手指狠狠捣进去。

  “嗯、嗯......”

  乔弦仰着头,大腿根忍不住颤抖起来。后背和腿部的石料是寒冷的,整个人却是发热的,这样错乱的温度让她意识恍惚。

  沉含之的手指很长,关节很硬,他毫不留情地在她体内抠挖,指节在软嫩的穴肉里四处顶撞,将穴内含进去的精液一股股导出来。

  本来饱胀的腹部逐渐空下来。

  因着许久没有发泄,时流射进去的东西很稠,量也多,混着女人的体液,融成一大滩白浊。那些液体慢慢从沉含之的指根流进手掌,而后一滴滴、一丝丝往下坠。

  欲断不断,色情肮脏。

  沉含之的眼底有点发红,心脏异常臌胀,他自虐般死死盯着那些从妻子下体流出来的液体,觉得整个人被抛进了岩浆中,高温将他的骨血全都熔了,理智也随着化成虚无。

  那个杂种……

  竟然敢射在乔弦的子宫里。

  自己真的应该杀了他。

  他想到刚才放下的抢,食指下意识地做出扣动扳机的动作。

  乔弦的小穴还吃着那根手指,她条件反射地被这个动作弄得夹紧了腿,大腿上的软肉贴住男人的一截小臂。

  沉含之突然抬起头看她。

  乔弦的视线与他对上,脸上显出一瞬间的空白。

  她敏锐地感受到沉含之的脸出现了变化。

  不再是一张完美的面具,也不是面具底下麻木的脸,是一种全新的神情,像是在自我拉扯,却又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挣扎那样迷茫。

  与以前那个漠然的沉含之不一样。

  她抿了抿唇,下意识地不想再看他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们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。

  沉含之要求肏她的人必须戴套,甚至连他自己都恪守这个规则。但今天她明明违背了他的要求,却没有受到任何惩罚。

  她不明白沉含之为什么还能在她腿间认真地清理别人留下的液体。

  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故意违抗他,她只是想到这场性爱是背着丈夫进行的,就觉得心里有把火在燃烧,想要再出格些。

  于是她主动让时流无套插入了。

  “为什么这样看我?”

  沉含之低下了头,手指继续刮弄妻子的小屄。经过他刚才的捣弄,里头的白精流的差不多了,只是依旧黏糊,不干净。

  他不确定子宫里吃进去多少,手指惯性一般扣弄,神经质地想要再伸深一点,把最里面也弄干净。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比起刚才面对时流的愤怒,现在和妻子之间怪异的氛围更让他煎熬,太阳穴止不住地突突跳起来。

  乔弦看他的眼神变了。

  他想是自己的脸出现了问题,他有些控制不住表情,但乔弦不该用那种带着探究的眼神看他。

  好像找到了他的弱点。